可从以下几大系列解读罗一平的山川画创作:

一、《境域系列》——用“满”让感情富余于画面并溢出画面,以大气魄、大征象、大格式的线性布局撑“满”画面,以强势的视觉张力与生理张力天生视觉气格的大、生理意象的大,表现了天地之场所局面。

二、《三清山系列》——以棋理为画理,把画面布局之间、笔墨生发之间,空间强弱之间运活动一种相互抵牾、相互作用的干系,构成相互交织,相互争辩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的抵牾博弈,在不绝谐和抵牾的进程中料理丘壑塑造、空间层次和集团营构标题。

三、《滇川系列》——于无景处由笔墨生出画境,以笔墨表现最通常之景,;颠末对真景的影象,玩味真景的印象,以融入者的身份和丰满的意象融入山野。

四、《鼎湖山系列》——以庞大多变的线性旋律布局林木寂静繁密的物理空间和生理空间,让观众走进山里去,从山里往外看,天生“林深不知处”的审美体验。

《境域系列一》 124cm×124cm 2015年

《境域系列二》 124cm×124cm 2015年

《境域系列三》 124cm×124cm 2015年

《境域系列九》 124×124cm 2015年

《三清山记》 248×630cm 2016年

《自喜三清无俗韵》 97×90cm 2016年

《鼎湖山纪》 246×744cm 2016年

《鼎湖山系列》 247×62cm 2015年—2016年

《鼎湖山系列》 247×62cm 2015年—2016年

《鼎湖山系列》 247×62cm 2015年—2016年

《鼎湖山系列》 247×62cm 2015年—2016年

在罗一平创作的几大系列作品中,还可以提炼出一些关键词:

画是无声诗

罗一平很喜好古诗词,是一个弥漫着诗意的画家,他的作品中被付与了一种书卷的诗意美。在罗一平看来,诗是用一种超越于实际的言语要领和感情表述要领,是从心灵、从文明本体自然表表露来的言语修筑。他还以为诗歌是音乐修筑的布局,这个布局除了有音韵的美,另有贵族性和卑劣感。

密·光

罗一平的树林画的很密,构图也满,混乱的树木富余画面,富有很强的张力与气魄。罗一平说:“这些杂树长在深山密林中,没有颠末人工修剪,自然生长,看似混乱无章但具有勃勃生命力。”中心美术学院教授薛永年说:他的林子画得很好,林木繁盛,有纵深感,小径通幽,树干从内里伸出来,茂密中通透又有光感,有他乍自已的一套步伐,这是他的特点,让人的精神可以到内里去游想。”

听画

罗一平以为,宋画是“看”,元画要“听”,宋画是颠末寓目空间的“远”来玩味意境,元画是颠末誊录构成的线性布局与节拍玩味音乐的旋律。罗一平的山川画看重音乐感,丘壑、瀑布、山峰、树林混乱却不失序次,画中点线面的交织交合,都在画一种音乐感。

小画大景

罗一平的《小品系列》固然画幅较小,但画得讲求,胸有丘壑,墨色改造自然,对景处置处分十分冷静。他在方寸之间经心营构,不因天涯而削弱画面浩茫的征象,而是用大画画小画的要领,画出了大画的神韵,使小品通常生收回幽远旷达、宽广状观的意境。

据悉,这次展览将展至2016年12月18日。

上一页  [1] [2] [3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