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运笔进程中,总有速率的快慢疾缓之分。怎样掌握好,那可是练笔时不可无视的大事。明倪苏门《书法论》说:“轻重疾徐四法,维徐为要……此法一熟,则诸法方可运用。”此为主张先学孰慢者。唐韩方明为主张快者,他在《授笔要说》中说:“落笔要快,快则意出。”再如唐欧阳询《教授诀》讲:“最不可忙,忙则失势;次不可缓,缓则骨痴。”另有清刘熙载《艺概》中说:“昔人论用笔,不过‘疾’、‘涩’二字。涩非迟也,疾非速也,以迟速为疾涩,而能疾涩者无之。”此上四种主张均有差异。实际应用中应依据要求差异而论,笔者以为孙过庭《书谱》中叙说较为迷信、准确、辩证地叙说了运笔的快慢干系:“至有未悟淹留,偏追劲疾;不克不及机动,翻效迟重。夫劲速者,俊逸之机;迟留者,赏会之致。将反其速,行臻会美之方;专溺于迟,终爽绝伦之妙。能速不速,所谓淹留;因迟就迟,讵名赏会!非夫心闲手敏,难以兼通者焉。”

  以是说,怎样驾驭好运笔的速率、技巧,还得从以下几个方面来强化训练。

  一、运笔速率在种种书体中的改造。差异的书体对运笔速率有着差异的要求,切不可如出一辙。行、草书在笔法结字上有很大的冷静度,结字可侧跌宕放诞放诞,数个字可缠绵一同或笔断意连,用笔的张弛伸缩,提按抑扬随机而变,直线、弧线的恣意组合,单个字中的连笔。这些都提供了加快运笔速率的契机,约莫说,提供了快又可以加快的条件。那么,楷、篆、隶书的笔法结字是字字、笔笔独立的,又需细化运笔的进程。这就使运笔在时间上有了慢的条件。固然,也需有笔断意连的气韵,但笔法外延表现上已不存在萦带缠绕,速率自然也就加快了。

  二、运笔速率与墨分五色的改造。墨分五色之墨韵离不开水与宣纸、羊毫的干系,但也和运笔速率痛痒相关,由于墨落到宣纸上有一个渗化的进程,以是落墨之时必需要掌握好火候,不然会失控构成败墨,就失失其墨趣、墨韵了。那么,在笔中饱蘸墨后应延续写下去,直到渴墨后不克不及再写了,再饱蘸墨写下去。这里就有一个运笔速率的要求:“笔中饱蘸墨渗化快,此时运笔速率则需快,笔中渴墨渗化慢,此时运笔速率则需慢。”反之,该快而慢,结果是停滞固结,构成“墨猪”。该慢而快的话,离钧在《书诀》中说:“未能速而速,谓之狂驰……狂驰则情势不全。”着实速率与墨色是互为制约、互为表现的一种干系。

  运笔速率与节拍韵律、气魄气魄的改造。气魄气魄决议了节拍韵律,节拍韵律的差异孕育发生了气魄气魄,它们都存在于种种书体中,都孕育发生了差异的运笔速

[1] [2] [3] [4]  下一页